快捷搜索:

修好后能用多久,国产支架破解心血管疾病介入

作者: 新闻资讯  发布:2019-10-12

冠脉支架手术是心肌梗塞、心绞痛等心血管狭窄类疾病的常用治疗手段,但支架的植入改变了血管生理环境,易带来副作用。我国科学家研发出一种新型载药涂层设计,有助于降低支架植入后心血管再狭窄和晚期血栓的风险。相关研究成果已于近日在线发表于自然出版集团旗下学术期刊《自然-亚洲材料》。

有一条“路”十分重要,

国产支架破解心血管疾病介入治疗难题

据论文通讯作者、重庆大学生物工程学院教授王贵学介绍,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是心血管狭窄类疾病的一种有效治疗手段,其中药物洗脱支架最为常用。但支架的植入改变了血管生理环境,特别是血管局部的力学微环境发生显著改变,刺激血管平滑肌细胞增殖,促使血小板聚集引发炎症;而目前上市的支架涂层所带的抗增殖药物在一定程度上会抑制受损内皮修复,延迟新生内皮对支架的覆盖,延长了支架及内皮损伤对血小板的激活时间,增加了晚期血栓发生的风险。

它是心脏的供血管道。

图片 1

针对上述问题,王贵学带领的科研团队设计了一种由核壳结构微粒组成的载药涂层支架。“这种支架的涂层是由具有双层结构的无数纳微粒构成,每个微粒的壳层包载抗血栓的药物,微粒的核层包载抗平滑肌细胞增殖的药物,采用同轴静电喷涂的方法一步完成。”王贵学解释,药物释放模拟研究表明,这种涂层设计可以实现对两种药物的时序性差异释放,符合受损内皮的修复过程,有利于降低支架内再狭窄和晚期血栓的风险。

■本报记者 张思玮

心脏的供血管道被称作“冠状动脉”,由于各种原因,冠状动脉内膜会形成脂质斑块并沉积于内膜下。斑块渐大,会导致动脉管道狭窄,甚至完全闭塞,进而影响心脏血供。

9月4日,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全文刊登了中国自主研发的Firehawk冠脉雷帕霉素靶向洗脱支架系统在欧洲大规模临床试验(TARGET AC)的研究结果,该研究破解了困扰世界心血管介入领域10多年的重大难题。这是《柳叶刀》创刊近200年来首次出现中国医疗器械的身影。

《柳叶刀》杂志重点关注了火鹰支架于2015年12月至2016年10月在欧洲10个国家的21所医院进行的临床研究。该研究结果显示:以微包裹槽靶向洗脱为设计特点的火鹰支架以全球所有药物支架中最少药剂量和最小副作用获得了最高级别的疗效,同时兼具了裸支架更安全的优点和药物支架更有效性的优点这两个看似矛盾的特性,完美避开了裸支架“易产生血管术后再狭窄”和药物支架“易引发晚期和极晚期血栓”各自固有的特征性缺陷。

图片 2

在心脏介入治疗的发展历史中,球囊扩张解决了心脏搭桥手术的创伤性问题,但引发了高达50%的再狭窄问题,金属裸支架将再狭窄率有效地降至25%,只有药物支架完美地解决了再狭窄问题,但却引发了晚期血栓问题(四年晚期血栓率高达5.5%),晚期血栓极其凶险,一旦发生,死亡率高达令人恐惧的50%。“药”既有利又有害,十几年来再狭窄和晚期血栓问题令全球心血管介入专家困惑不已。

一旦管道狭窄或闭塞,

而靶向洗脱的新概念将药减少到仅仅足够防止再狭窄的剂量,而这个剂量又不至于诱发晚期血栓(小于0.5%,与裸支架近似),从而做到了鱼和熊掌兼得,这就是火鹰支架的功能特征。

就需要采取支架手术,

目前,传统主流心脏支架品牌均采用在金属裸支架表面涂抹药物以持续扩张血管,避免安装后再次出现血管狭窄的问题,但是传统药物支架因药剂量大等原因,存在晚期血栓发生率高、支架体内安装输送过程中如果遇到像钙化等复杂病变,容易导致聚合物和药物破裂脱落引起血栓等危险,而且支架安装后大部分患者需要长期进行双重抗血小板治疗,给患者带来沉重的药费负担,不但对于消化器官等造成损伤,一旦患者忘记服药又会对身体造成危害。

支架手术就像“修路”,

与现有的药物洗脱支架相比,火鹰支架的药物搭载量是全球最低的,还不到其他支架的1/3,即可实现同等疗效,且安全性大幅增加。它集裸支架与药物洗脱支架的优点于一身,采用了独特的激光单面刻槽涂药技术和靶向洗脱技术,这种创新技术使得火鹰支架可避免在无效面上载药,仅在有效面上载药且通过包裹槽严密保护涂层防止涂层在输送过程中脱落和药物流失,从而使药物以点灌方式精准地扩散至血管病变区,提升药物的利用率,成功解决了一系列心脏支架领域的国际难题,包括血管修复较慢、患者服用双抗药物时间长等。

修好后它可以用多久?

该研究项目的主席和首席研究者、爱尔兰国立戈尔韦大学介入心脏病学William Wijns教授不禁感慨:“这项试验最吸引研究者的一点是其All Comers的性质,因为任何医疗器械若不是有信心确保肯定能取得稳定优异的临床疗效,是绝不会冒风险进行All Comers试验的。微创却敢于将火鹰支架与目前国际公认的药物支架‘金标准’雅培的Xience支架进行对比,尽管这个项目包括了欧洲现实世界中最复杂的患者人群。”

心脏支架就是一个细小的网状金属管道,通过预装的球囊扩张后,将心脏斑块挤压,使冠脉管腔重新恢复通畅。

另外,研究表明,火鹰支架的使用者服用双重抗血小板药物的时间预期可以从长期治疗缩短至1个月,可为患者每人每年节省近万元,如果服用其他新型抗血小板凝聚药物则节省更多,可为国家医保每年节省支出近60亿元。

图片 3

据悉,火鹰支架由上海微创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研发,目前已在全球36个国家和地区上市或完成注册。并且,由微创自主开发的第二代可降解药物支架火鹮也已经进入临床阶段,临床安全性和有效验证已初步取得良好结果。

临床上,主流的心脏支架是带有药物涂层的金属网管状支架。金属不存在保质期,既不会过期失效,也不会老化、过时。支架植入冠脉血管4周后,人体自身的内皮细胞开始覆盖支架;3~6个月后,血管内皮会完全覆盖支架小梁,此时的支架就成为了人体血管壁的一部分。

相关论文信息:DOI:

从支撑血管角度来看,金属支架可终身有效。而且,每个支架释放时都是用球囊扩张的,能实现完美贴壁,成功释放后不用担心会移位或脱落。

《中国科学报》 (2018-09-07 第8版 健康)

图片 4

装了支架后,并不意味着“血管可以永远保持通畅”。有小部分患者的支架在装了一段时间后,又需要重新安装,这是为什么呢?

一方面,部分患者在支架植入后,血管内皮细胞和平滑肌组织过度增生,重新造成血管阻塞,称为“再狭窄”。术后,患者应注意心绞痛症状,若症状再发,应早期复查;若出现再狭窄,大多数可通过再次球囊扩张或植入新支架来解决。还有极少数患者在正常内皮细胞覆盖前,对金属或涂层发生排斥反应,吸引血小板、形成血栓,造成血管阻塞。对此,在术后一段时间内,患者需要服用双联抗血小板药物。

图片 5

另一方面,支架仅覆盖了血管的一小部分区域,而动脉粥样硬化是不断进展的系统性疾病,心脏冠状动脉或全身其他动脉的新生动脉斑块仍会不断出现和发展。

图片 6

支架植入类似于“修路”,后续“养路”的漫长过程更需重视。植入支架的患者应改善生活方式、控制危险因素、定期随访,并遵医嘱坚持服用抗血小板和调脂类药物。如此,相信大家都可以拥有正常同龄人相近的生活质量和预期寿命。

复旦大学附属华东医院心内科

曲新凯 主任医师

关韶峰 副主任医师

本文由365bet体育在线开户发布于新闻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修好后能用多久,国产支架破解心血管疾病介入

关键词: